世界科技五十年史(第二部分):论惠普的倒掉


编者按:科技浪潮风起云涌之下,更新换代的压力和博弈无处不在。惠普作为一家老牌科技企业,尽管在经营方面遭受诟病,但它的失败其实早在上世纪就埋下了根源。本文作者Jean-Louis Gassée,原文标题50 Years In Tech. Part 2: Why HP Fell。

世界科技五十年史(第二部分):论惠普的倒掉

The HP 9830A

董事会丑闻、糟糕的CEO招聘,以及至少一次糟糕的收购,都为惠普的破产提供了现成的解释。作为惠普的长期(1968-1974年)用户,我认为麻烦来得更早一些。

惠普的衰落始于1999年,当时的首席执行官Lew Platt刚刚将测量仪器业务剥离出来,单另成立了Agilent公司。事实上,Carly Fiorina执掌公司的6年都被未兑现的承诺以及对康柏的250亿美元灾难性收购所破坏。

Fiorina的继任者Mark Hurd带来了光明未来的希望……但他很快就栽在了(从未得到证实的)“亲密关系”的指控以及为了掩盖所谓的关系而虚报的学生费用账目上面。

然后是Leo Apotheker,但是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被解职了,原因是考虑不周的Autonomy收购案,以及有关他打算分拆个人电脑业务的传言。

Meg Whitman在2011年接替了Apotheker的职务,将惠普彻底拆散。她“解放”了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业务,并继续担任惠普企业(HP Enterprise)的负责人。在经历了一系列业绩惨淡的时光后,她于2017年11月辞职——在《彭博商业周刊》2013年表现差强人意的CEO榜单中,Meg Whitman第一位。(说句公道话, Tim Cook发现自己在这个榜单上排第13位。)

再加上不断发生的董事会冲突和相互勾结的丑闻,你就会勾勒出整个事情的全貌……

但我有不同的看法:惠普的麻烦早在Carly Fiorina出任CEO多年前就开始了。

1970年11月,那时我第一次去美国,去了惠普位于Colorado的Loveland的办公室,我的台式电脑产品的设计和制造地就在那里。我在深夜到达,飞机降落时,我拉开窗帘,只有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出现在我的眼前——Colorado雄伟的景观。作为对美国的初次印象,它真是无与伦比。

我跳上一辆租来的车(一辆福特Galaxie)去参加培训。直到今天,我还记得人们是多么的放松和好客,他们在享用丰盛的晚餐之前向我问好。在拉斯维加斯的一次会议上,我们在大峡谷内飞行——这放在今天是不行的。我现在知道尽管这是当时的我对一个国家的片面看法,但我仍然珍惜这些回忆。

我看到的惠普是一家强大、仁慈、繁荣的科技公司,但已经开始在两种文化之间左右为难:一方面,我们的实验室工程师设计和销售高精度电压表、示波器和傅立叶分析仪;另一方面,硅技术的不断进步推动了计算机行业的蓬勃发展。这种紧张气氛在各种琐碎事件的催化下逐渐升温,比如关于办公室地板的争吵——仪器小组相信传统的塑料瓷砖,但电脑工程师们想要的是高档昂贵的地毯(我可没玩笑)。

尽管存在这些差异,但每个人都遵循惠普不成文的信条:我们为工程师设计产品。这对仪器业务很有效,在惠普的新系列台式机和移动电脑中亦然。只有工程师才会喜欢甚至使用这些机器。(唯一的例外是惠普80,你今天还能在办公室看到它的“后代”。)

按照惠普的信条,惠普的仪器和电脑更多的是由雇主(通常是某种实验室)购买的。惠普不怎么关心个人用户,它认为向这些人营销没有利润。业界有一个关于惠普在营销方面非常无能的笑话,说如果是惠普来销售寿司,它会把定位成“一个上面放着一条死鱼的冰凉饭团”。

举个例子:惠普在1977年创造了具有远见的HP-01计算器手表(图片来自令人耳目一新的老式惠普计算器博物馆):

世界科技五十年史(第二部分):论惠普的倒掉

HP-01是一款技术极品,包含6个芯片,相当于38000个晶体管。(相比之下,当时苹果电脑内部的6502微处理器只有不到4000个晶体管。)但对惠普来说,手表不是电脑,它只在高档珠宝店有售。

再举一个例子:性能出色的HP-35只能通过“直销函件”销售。为什么?官方给出的解释是没有足够的利润,尽管真正的原因是惠普对零售业务漠不关心、一无所知。

世界科技五十年史(第二部分):论惠普的倒掉

在惠普法国分公司,我找到了一种规避此类情况的方法:我找了一家巴黎的零售商,用上司授权的微薄佣金收集顾客的邮购单。订单如潮水般涌来,在一个禁止实际销售的贸易展上,我们在贸易展大楼外租了一家小商店,把产品卖给热情的顾客们。

到了70年代中期,情况开始发生变化。苹果公司于1976年成立,微软公司于1975年成立……几十家微型计算机公司在70年代后期开始萌芽。正如惠普的维基百科页面上提到的那样,在惠普任职期间, Steve Wozniak设计了苹果I型电脑,但惠普五次都拒绝了他……

我们确实留下了一个未解之谜:直到70年代中期,惠普在创建世界级的台式电脑和移动电脑方面都无人能及(还有智能手表!)。然后,惠普就杳无声息了。其他电脑公司很快就迎头赶上:1976年,Data General公司意识到了形势的转变,便迅速将它们的16位microNOVA设计送到了位于Sunnyvale的工厂。尽管惠普不缺乏资金、人员或行业人脉,但它认为自己不适合设计16位微处理器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跳出科技的范畴,想想1974年推出的世界级产品——大众汽车Golf型车吧,它取代了备受喜爱但已经过时的Beetle。但最引人注目的故事是,大众汽车年复一年地不断改进Golf型车,同时又不损害其身份和定位:一辆性感、现代但又比乏味的小型车。大众从未迷失,但惠普却落后了。

由于对工程师的忠诚和对实验室的迷恋,惠普看不到自己即将被“劣质”产品所占据。惠普看不到台式机和移动电脑的未来,后来又在追求更大的迷你电脑的过程中迷失了自我,这些电脑后来被Sun Microsystems等公司“消灭”了——后来它们也被PC衍生产品上的服务器取代了。

惠普有办法后来居上,但肯定有一个或好几个领导者已经失去了后来居上的欲望了。

我们现在有“岁月静好”的Agilent公司,还有难以描述的2900亿美元的惠普企业“解决方案”业务,以及520亿美元的PC和打印机业务的惠普公司(HP Inc)。虽然惠普最近的董事会和首席执行官们不再盲动,但这种盲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。

编译组出品,编辑:郝鹏程